战后的余烟吹向远方

成功需要朋友。巨大的成功,需要强大的敌人。

加入两鲜,是怀着对成功的憧憬和追求。起初自信而张扬,愿意在各个环节投入和发挥。提出了些自以为有帮助的建议,伴随着单量的下滑而一个个停摆。然后被人质疑,质疑上下班迟到早退,质疑能力不足。其实当时的第一反应只有难过,因为一个我愿意帮助和培养的人居然狼一样对着我,一副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的样子,而原因只是我在有老板的群里对他的交付有修改建议。而这改变我的,却是从那一天起不再把两鲜当自己的事业,而是一份简单的工作。

简单的工作也会有成长。虽然这工作更像一种消耗,消耗也有消耗的意义。但两鲜为什么会节节退守到如此境地呢,这也是这么多月来不断思考的问题。

两鲜不是在低谷,而是在一个困局中。让我们处于困局中最大的原因,是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没有“假想敌”的经营环境中。

“假想敌”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们。而我们的竞争对手未必是那些和两鲜一模一样的电商平台。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一切可以全部或部门满足我们原有和潜在客户的食品采购需求的商家。线下店,大的有Costco、Sam’s Club、盒马X会员店,中型的有城市超市、Ole、盒马,小的有新兴的“不卖隔夜肉”的钱大妈等等。线上店,有天猫超市,盒马,叮咚买菜,饿了么买菜、饿了么商超,美团买菜、美团商超、每日优鲜……以及目前重新成为风口的社区团购:美团优选事业部、饿了么郑州社区团购布局、字节跳动的跳动优选从山东中部开始、十荟团完成8000万美金融资、兴盛优选估值10亿美金、你我您、食享会、小区乐、考拉精选、邻邻壹等等……

每当一个新经营模式出现在我们的客户面前时,他们夹带着新的资本,必然带来更猛烈的冲击,冲击来自价格优势,来自新模式的新鲜感,来自主动和被动的流量加持。

由此我们的主站访问量在流失,用户在流失,订单在下降。而我们却把数据下降的原因归结在账期压力、品类不足等原因上。为什么不往外看一眼呢?

每当提到竞争对手,得到的答复都是我们有差异。差异在哪里,当我们之间提供的商品和服务存在可替代性时,我们是没有差异的。

  • 配送方式不是差异,骑手送到用户手中的商品,冻得也很牢;
  • 配送时效不是差异,如果是,那我们是劣势方;
  • 产品质量不是差异,老用户的质量标准反倒成为了我们的枷锁,把我们耗在更高损耗更高赔偿的境地;
  • SKU数不是差异

没有差异。

没有差异却看不到竞争对手,卑微者的傲慢让我们走到了今天。

战后的余烟吹向远方,我们躺在冰冷的土地上,无力扭转僵硬的脖颈,不知道烟最终飘向了哪里。

经营模型分析

每一个企业或大或小,都会有自己的经营模型。这个模型大部分以获得正利润为目的,但也有一些创业企业乃至上市企业,以获得更大规模后,提高投资者预期为目的。第二类就其本质,也是投资者相信其在未来一定会具备足够的利润能力,背后仍是符合逻辑的盈利模型。

所以我尝试对不同行业、不同体量的企业进行经营模型分析。期间会从微小乃至个体经营者行业开始,慢慢通过模型、方法论的建立,有效的收集中大型企业的资料,并尝试建立中大型企业的模型建立。

其中在行的机会、曾经服务过的企业,都可以是较好的入手点。

暂定计划是每周一个小企业,每个月一个中型企业,每年一个大企业。

克苏鲁的黄昏

1、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

没想到会在工作11年后再次以军训的形式走入军营。逼仄的8人上下铺到没带来什么困扰,反倒对军训教官的管理方式有了新的理解和认知。

军事拓展培训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产业,所谓的教官也早已对自己的身份和技能轻车熟路。短暂的军训过程中不难发现,他们都在有意或无意的使用同一种方法,来营造自己的绝对控制力。

他们是这样做的:会突然指出某组的某人,动作违规,然后该组要被扣分和体罚,但违规的规,是之前没明确的,违规的罚,也是临时设定的。下一个犯同样错误的人,可能不会再受惩罚。

他们还这样做的:突然指出某个组做得好,然后给这个组加分。但之前或之后有做得更好的,却可能不再会被表扬和加分。

于是所有学员们战战兢兢,一方面他们要让自己不再犯任何一个曾经有人被惩罚的错误,并拼命预测一切可能会被惩罚的所有错误加以避免,一方面他们要拼尽全力去尝试任何一个曾经被褒奖的行为,并拼命预测一切可能被褒奖的行为还要努力实现。

是的,他们首先识别了一个在特定群体范围内短期内的核心关键诉求,在军事拓展培训群体中,那就一定是小组分数。然后他们采取了一种“不确定赏罚标准,不确定赏罚力度”的操作模式,让所有人对他们的下一步判断都无法预测。无法预测意味着未知,拥有未知的赏罚权,就对应了本篇的第一个小标题——“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

伴随着教官不断的积累这种无规则的奖惩策略带来的影响,整个团队不得不变得绝对服从且绝对恐惧,从而达到了教官期许的最容易驾驭的群体。

2、供求关系决定价格?

首先这句话是不完整的。完整的说法是两句话构成。

“供求关系指在商品经济条件下,商品供给和需求之间的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关系,它是生产和消费之间的关系在市场上的反映。”
“在竞争和生产无ZF状态占统治地位的私有制商品经济中,价值规律通过价格与价值的偏离自发地调节供求关系,供大于求,价格就下落;求大于供,价格就上升。 ”

供求关系影响价格,价值决定价格。

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大概错误的在运用错误的这句话。试图去论证欲望与权力间的关系。诚然在大多有条件范围内,确实需求度的高低决定了满足需求的代价。但也是刚刚我才略有领悟的,不计代价的强调需求,是任性而不负责任的。

拓展培训中,老师手中的积分卡似乎成为了培训期间的硬通货。明明是粗糙印制的简陋卡片,在这样一个特定的环境里成为了比人民币还珍贵的东西。为了这积分卡,无论职级岗位,学员们都顾不及体面的争取。而这积分,其实三天后就一文不值。

3、克苏鲁的黄昏

克苏鲁全名叫Great Cthulhu,沉睡之神,章鱼头、人身,背上有蝙蝠翅膀的巨大人形生物。象征“水”的存在,沉睡于南太平洋。一旦星位正确,克苏鲁就会苏醒并毁灭人类世界。

克苏鲁诠释的是精神层面的恐惧。这种恐惧是来自未知、无法理解但又力量悬殊的恶。

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有两类。生理恐惧和心理恐惧。生理恐惧是动物性的,它让人颤抖、流汗,肌肉痉挛甚至失禁。而心理恐惧则更多是对未知细节而预估有害的事物的内在警报。例如克苏鲁,例如异型,例如三体里的二向箔。未知可以是多源性的,但最终都是绝对力量对个体的处置的无数可能性。一旦这种未知被打破,让人知道了解决,那么往往就不再有恐惧,而是体现出对必然结局的淡然。所以很多时候,将死之人的勇气不是勇气,是一切未知都被揭晓,知道了最终必然解决时的解脱。

快乐的猪呀痛苦的人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快乐的猪,一种是痛苦的人。苏格拉底说要做痛苦的人,不做快乐的猪。

柏拉图说,我们一直寻找的,是自己原本就拥有的。我们东张西望,唯独漏了自己想要的,所以我们至今难以如愿以偿。

康德的墓志铭上写,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震撼人们的心灵:一个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标准,一个是我们头顶灿烂的星空。

叔本华说,没有相当程度的孤独是不可能有内心的平和的。而萨特说,如果你独处时感到孤独,这说明你没有和自己成为好朋友。

海德格尔说一朵花的美丽在于它曾经凋谢过。我不懂,我觉得花的美丽在于它的必然凋零。

和神装逼

有一本书叫《与神对话》,我不敢起这个名字,所以叫和神装逼。

-什么是最重要的?
-认知。

-重要的是认知?
-我们对“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认知,就是世界观。
我们的认知与真实世界的相符程度,是智慧。
世界观与真实世界越吻合,就越智慧,也越自由。

-人生的美好在于瞬间还是永恒?
-人生的意义在于死亡。
永恒就是瞬间。
永恒与瞬间不能共存。

-那人生的美好在于什么?
-在于丑恶的短暂回避。
丑恶赋予美好意义。
越丑恶,越美好。
全是美好,那美好就是丑恶。

-狭路相逢勇者胜还是智者胜?
-无论胜负,我投好看的一票。

鉴印生命

死亡,是生命的最大动机。好好活着,是死亡赐予生命的最大意义。在探究与验证中不断的锤炼生活的方式和态度,就成了我们一生的见习。

自孩童起,我一直把“优秀是一种习惯”作为自己的座右铭。虽没做到时刻要求,但每每遇到抉择的场景,择优而作,自觉从善也算是默默的践行与坚守。这隐约是一种活法,让人有了准绳。但这不是具象的,更像是高悬于顶的个人信念。而具体优秀是什么,如何达成?一直是心中不断摸索的疑惑。

灵魂是超脱于生命之外的定义。相较于有限的生命,永恒灵魂的存在就为人生的努力、进步和成就提供了最完美的载体。让我们不用以禁锢于现世的物质来衡量自身的能量。如果相信轮回,当人生周而反复的时候,每一次轮回荡涤下的余留,就是灵魂的沉淀。

财务管理思考

人类认识社会是以文字为起点的,而人类产生文字首先来自于会计需要。所以会计应该是人类认知社会经济活动的基本框架。
会计是人造的制度和工作,其天生使命是统一人类对经济世界的认知,为人类认识经济世界提供规范或标准化框架,从而便于经济资源在宏观与微观层面得到有效配置与运用。
这种认知框架根本上来说,应该体现人类最大的善意与良知。然而西方会计无论是财务会计还是管理会计,在这个基本面上还存在实质性缺陷,会计不仅没有体现人类善意,还将人类邪恶的一面发挥到极致。最大化原理是其中祸根。
所以会计也应该适应人类价值观多元的显示,人类在善意与良知面前,最终会有共识,只是在人口数量严重超载的前提下,这种善意与良知就很难成为普世价值。
会计应该为这种人类价值认同做出贡献,会计的历史就是人类价值逐渐认同的历史,国际化与一体化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就反应了这一问题。只是现在人类的虚伪,导致了言行不一。会计就是把这些人类高度认同的价值观,通过制度嵌套如人类行为,从而慢慢成为人类的自觉行动。

以上都是放屁

会计的本质就是真实。真实反映客观世界。
财务管理新世界,就是新在会计数据从传统的有选择的用货币计量的部分经济数据扩大到全息数据。而支持财务管理进一步深入的基本前提,就是信息化和数字化。
——数字化就是以比特为粒度模拟物理世界的一切。
传统上是以文字来描述业务的,而财务应该以数字模型来理解业务。无论商业模式、制度流程。

信息时代继农业时代与工业时代的大时代。信息时代的生产资料除了劳动与资本外增加了知识。自动化是工业时代的技术变革手段,信息化、网络化、数学化、智能化是信息时代的变革手段。伴随着时代变迁与技术变革,管理也从只描述现象与案例总结正走向思考本质与更新理论体系。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交融越来越明显。老三论(一般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正在被新三论(耗散结构论、协同论、突变论)刷新。会计理论(管理决策论、信息系统论和会计控制论)刷新是必然的,但变成什么样子,值得研究。

你我皆凡人

总会遇到一些人,闪耀着光芒照进心里。这份美好让人羡慕,让人期望可接近,期望被接纳。然后期望成了欲望,成了求不得,成了自己心中的苦。
其实光芒不在任何人身上,只在观察者的心里。美好的事物,因为被欣赏而美好。赞美的人越多,这美好就越绽放。观察者的聚焦形成了焦点,让原本平凡的人开始聚集能量。
这能量给人一种错觉,让人以为能量可以汇聚在一起,让人超凡。其实这能量很怪,它只对观察者有效,而生效的部分,只来自于观察者自己。

尴尬的是被观察者自己也会误解这能量的作用,ta可能也误以为这能量是可以汇聚起来作用在每个人身上的。因为太多的观察者在配合着ta。但一定的,当观察者醒悟到这股能量的特性时,被观察者的能量汇聚就会瓦解。

所以这样就迎来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一个人在我们心中有多少力量有多少光芒,只取决于在我们心中,ta是什么。
ta可以是崇高图腾,那ta便高高在上无法逾越。ta可以是卑微蝼蚁,那ta就一文不值无足轻重。亦或者ta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也注视着你。ta眼中看你的光彩就是ta的光芒。ta有多欣赏你ta就多值得欣赏,ta有多爱你ta就多值得你爱。这样,就没人会被巨大的能量湮没,失去自己的光彩。

内观是印度最古老的禅修方法之一,借由佛教传入中国为众人周知。透过体察真实的自我,清净众生、克服愁叹、灭除痛苦、实践真理、体证涅盘。从所有的不净、杂染、痛苦中彻底解脱实相。这终极究竟实相,如何称呼都无关重要,但已是所有人要努力达成的目标。

于是洗去浮华终现福华、弹去尘灰方显晨晖。我们不再成就世人,只成就自己。
我过得快乐吗?
我过得满足吗?
我在焦虑什么?
我要得到什么?
然后看众人皆是往往,人群中耀眼的光是反射着自己的光。你用自己的好放出光芒,ta用ta的好让自己剔透不染。于是两两相对,被照亮了,就呼应了。彼此映照,彼此成就,方可能彼此圆满。

茫茫众人,盏点青灯,淡照微光,看到谁的脸。

[一日三好]之2018年10月29日-11月4日

第一周的MIX版执行得不是很好,中间因为懒惰停更了很多天,然后强行补充,就没那么舒服了。

30日:
做一件好事:
用于承认自己没做什么好事吧。
发现一个美好的事物:
虽说星巴克的亚洲工厂店在南京西路已经开了很久了,但今天第一次过去,还是很震撼的。寸土寸金的地方一个独栋的建筑,里面是巨大的咖啡烘焙工厂和各类客人。里面的咖啡师都是黑围裙大师级,各种特调可以选择。点了一杯黑巧克力摩卡,确实更香醇一点的感觉。
进行一次美好的体验:
中午和沈先森共进午餐,收到了沈先森从旧金山带回的城市杯,并且是沈先森第三次从南京背到上海尝试交给我。杯子很漂亮很开心。回赠了一个大号饿了么圣诞公仔,一顿100元的咖啡和400元的午餐。

29日:
做一件好事:
用于承认自己没做什么好事吧。
发现一个美好的事物:
帮从爷去花鸟鱼虫市场买了一对非常漂亮的虎皮鹦鹉,配了笼子,带回家。我小时候也养过虎皮鹦鹉,不过是蓝色的。从爷和我一样体会到了这鹦鹉不会说话的遗憾,但相信这并不影响他喜欢上它们。从爷还给它们分别起了名字。因为是万圣节期间得到的鹦鹉,公鹦鹉被叫做happy,母鹦鹉被叫做Halloween。Happy很快的适应了环境,唱唱跳跳的还喝水吃米,但Halloween就显得很萎靡,一直站在笼子底,不吃不喝的样子。其实还是很担心它的健康状况的。
进行一次美好的体验:
把鹦鹉带给从爷时,看着从爷在电梯门口等待和开心的样子,就很开心。